令人犯愁的五元錢學費

2020-09-21 11:19:41  來源: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我14歲那年秋天,父親在鎮上辦磚瓦廠失敗,每天東躲西藏躲避着各路債主,最後竟消失得無影無蹤,杳無音信。...

  洪老師瞭解了我家裏的狀況,臨走時轉頭對我説:“你明天就去上學吧。這麼小就不上學,將來還能有啥大出息。學費的事我來想辦法。”

  □ 佟才錄

  我14歲那年秋天,父親在鎮上辦磚瓦廠失敗,每天東躲西藏躲避着各路債主,最後竟消失得無影無蹤,杳無音信。

  新學期開學了,和我同村的同學都歡天喜地揹着新書包去上學了,而我和母親卻為五元錢的學費發愁。母親一連出去幾天,借遍了遠近鄉鄰和親友,卻連一分錢也沒能借到。父親欠債不還的陰霾,一直籠罩在鄉鄰和親友們的頭頂,揮之不去。

  學校開學已經有幾天了,交不上學費我沒有臉去學校上學。小小的自尊把我禁錮在院子裏,每天坐着小板凳,雙手撐着下巴,呆呆地望着天上的白雲或掠過的飛鳥。

  一天傍晚,我正坐在院子裏發呆,突然,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門走進院子——啊,是我的班主任洪老師!洪老師一進門便問我:“你咋在家裏待着,不去學校上學呢?”我侷促不安地站起身,低低地叫了一聲“老師”,眼淚便止不住撲簌簌滾落下來。

  母親聞聲趕了過來,邊用紮在腰間的圍裙擦着沾滿豬食的雙手,邊羞愧難當地説:“還是她那該死的爹造的孽,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債,連累孩子上不了學……”

  洪老師聽完母親絮絮叨叨的講述後,説:“原來是這樣呀,再怎麼的也不能不讓孩子讀書啊!”母親嘆了一口氣,説:“我也是沒有法子呀,有哪個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有出息啊?”洪老師瞭解了我家裏的狀況,臨走時轉頭對我説:“你明天就去上學吧。這麼小就不上學,將來還能有啥大出息。學費的事我來想辦法。”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高高興興地揹着書包去了學校。第一節下課時,洪老師欣喜地告訴我,説她和校長説了我家裏的情況,學校決定給我免除學雜費。

  父親再也沒有回過家裏。幸好學校每學期都給我免除了學雜費,我和母親再也不必為“交不起學費”而發愁了。我一門兒心思撲在學習上,很快,我的成績就躍上全年級第一名的位置。中考前夕,學校還把唯一一個師範生的名額指標給了我。

  師範生名額在當時農村中學很是炙手可熱,因為師範生畢業後就可以擁有一個幹部身份和吃皇糧的“鐵飯碗”。我們班一位同學嫉妒我搶了她覬覦已久的師範生名額,便在同學中間散佈説我是個連學費都要洪老師替交的窮光蛋……

  我不相信這是真的,哭着去問洪老師。洪老師摸着我的頭,慈母般和藹可親地説:“別去管別人説什麼,你只管好好學習,可別荒廢了學校唯一的師範生名額。”原來,這一切都是真的,真是洪老師一直替我交學費,但洪老師家裏也不富裕啊!她只是一個民辦教師,丈夫在外地當兵,上有老下有小,全家五口人就指着她每個月36元的工資生活。想到這裏,我的心裏真是五味雜陳。

  得知事情真相後,我撲到洪老師懷裏嗚嗚地哭了。那以後,我在學習上更加努力和勤奮。最終,那年中考我以全縣第一的好成績考進了市師範學校。那是這所偏遠的鄉村中學自建校以來取得的最好的成績。

  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。如今,我也成了一名鄉村教師,多年來,我一直在心裏將洪老師作為榜樣,鞭策自己要像她那樣關心愛護自己的學生。

編輯: 意楊

相關熱詞: 五元錢 學費 洪老師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