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的陪伴

2020-10-19 08:56:06  來源: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—各界導報   


[摘要]母親偏癱近四年。最初的不甘和信心讓她不拒絕服藥並積極鍛鍊。然而當一切掙扎和努力都沒有效果,當機體的功能隨着時間的流逝迅速退化,當母親再也不能坐起來的時候,我們都明白,那個人人必經的死亡已經逼近母親,無法躲避了。...

  轉眼母親離開我們已三年。母親在世的最後日子裏,我能有幸陪伴左右,至今回想依然歷歷在目

  □ 賈炳梅

  母親偏癱近四年。最初的不甘和信心讓她不拒絕服藥並積極鍛鍊。然而當一切掙扎和努力都沒有效果,當機體的功能隨着時間的流逝迅速退化,當母親再也不能坐起來的時候,我們都明白,那個人人必經的死亡已經逼近母親,無法躲避了。

  曾經,無數次和母親討論過生死。母親向我説起她自己在外婆最後時刻的陪伴,告誡我到了她走的那一刻,讓我不要慌亂和害怕,更不要難過。母親説人臨終時是靈魂與肉體脱離時最痛苦的時刻,千萬不要哭喊,否則亡人會走得更痛苦。她要我記得,活人永遠比亡人重要!

  門外秋雨在淅淅瀝瀝地下着,母親安靜地躺着,我打開的手機在她耳邊播放着《大悲咒》。我靠着窗子直直坐着,注視着母親,回想母親説過的每一句話。

  母親用眼神示意我,招呼我到她跟前。我趕緊爬過去,貼着母親的臉詢問她想尿還是想喝水。母親搖着頭,讓我關了手機。她伸出那隻活動自如但已毫無力氣的右手,指向門口。“走……了……”她含糊不清的喃喃着。我突然淚奔,扭過臉擦去淚水。“這麼大的雨,你走哪裏去啊?”我撫摸着母親瘦如枯枝的手臂,掩飾着悲傷,佯裝開着玩笑。母親不再作聲,緊緊地盯着我看着,似乎要將我的模樣牢牢刻在眼裏。

  “天……會……晴……”母親説,“老……衣……?”我明白母親的意思,趕緊將早已準備好的一大包袱老衣拿到母親跟前,一件一件翻給她看。母親目不轉睛地看着,重重地點着頭。“好了好了,不看了。你放心,到時候……我會給您穿好的。”我一邊麻利地收拾起那堆衣服,一邊佯笑着。母親這樣躺着起不來好幾天了,吃飯也只吃一點點。看完她的老衣後她開始昏睡,不再説話,很疲憊的樣子。我和妹妹輪換着守在她身邊。

  連續三天換尿不濕都是乾淨的。母親不再含糊不清地説話,無論我們怎樣安慰她、逗她,她都顯得煩躁不安,睡覺也不安靜,不停地動彈。無意中摸到母親小腹——像小皮球一樣鼓脹的小腹驚得我一下子跳起來。母親尿瀦留了,她的排尿功能喪失了!必須導尿,否則母親會被尿活活憋死。我一邊傷心哽咽,一邊打電話讓愛人帶導尿管回來(我和愛人都是醫務工作者)。我親自給母親消毒導尿,看着母親慢慢癟下去的小腹和逐漸安靜下來的情緒,我在心裏暗暗責怪着自己的粗心大意。

  隨後幾天,母親開始不吃不喝,一直很虛弱地昏睡着。我們陪在她身邊絮絮叨叨地説話她也沒有迴應。但我知道,母親心裏什麼都明白。我能感覺到我握緊母親的手時她傳遞給我的信息,和死神的爭鬥讓母親精疲力盡,她已經沒有力氣説話,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了。我們用棉籤沾水塗抹母親乾燥蒼白的嘴脣,儘量讓它保持濕潤,讓母親的努力抗爭不那麼孤獨無助。

  和妹妹一起給母親輕柔地洗頭、擦洗身子,儘量輕手輕腳。擦乾淨讓母親躺好,收拾乾淨房間,妹妹去倒污水,剛點燃的衞生香散發出淡淡的香味。我回到母親身邊,一邊用毛巾輕輕地擦拭母親濕潤的花白頭髮,一邊在心裏默默為母親祈禱。擦乾頭髮,讓母親頭枕得更舒服些,注視着她消瘦沒有血色但乾淨恬淡的臉龐,不由自主地又握緊母親枯瘦如柴的手。

  母親終於還是走了!在我的注視裏。我拉不回,留不住,在與死神爭鬥了好些天后,她就這樣安靜地輕輕地走了!

  我沒有哭,我記着母親的話。我迅速給母親和自己戴上口罩,我接過妹妹遞過來的老衣,認真仔細地用顫抖的手給母親一件一件穿上。母親生病以來一直蜷縮的左腿,在我輕柔地撫摸下慢慢伸開,讓我毫不費力地將所有的老衣很快就穿好。其間,父親進來看了一眼,而妹妹和侄女已哭成淚人,抖索着什麼也做不了。

  當哥哥及親戚朋友趕來,母親已經穿戴整齊,安詳得如同睡着了一樣。一輩子愛面子愛乾淨的母親,即使離開,也離開得如此鎮靜自若和安詳。

  隨後的幾天,我一直和哥哥妹妹跪在母親遺體前,像個機器人一樣任憑請來的那個相師指揮。直到母親被放進棺木,蓋上棺蓋的那一瞬間,我突然心如刀絞,淚如雨下!我知道我與母親今生今世再也無緣再見了,我們母女已陰陽兩隔,緣盡至此!

  當母親的棺木被穩穩地放入墓穴,當相師准許我爬進去將棺木最後一次擦乾淨時,我知道這是我與母親最後的告別。我匍匐在狹窄的墓穴裏,爬上棺木,喃喃説着:“娘啊,我不會壓痛你吧?您累了,就在這裏好好休息吧。操心了一輩子,現在好了,您誰也顧不上了,就好好照顧好自己。您不要怕,我們呢,隨後會一個一個來陪您……”

  死亡的力量是強大的,人類無法抗拒。曾經無悔的生過,死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生?我們尊重每一個生命存在過程中的努力,我們更尊重每一個生命以任何方式的離開。那一刻,何嘗不是一種解脱,一種生命的昇華?

  轉眼母親離開我們已經三年。母親在世的最後日子裏,我能有幸陪伴左右,至今回想依然歷歷在目。記得安葬母親的那個秋日,天空特別深邃高遠,陽光分外温暖明亮。母親,我聽您的話,不再傷心難過。因為我知道,我們各自依然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空間存在着。思念常在,生命永恆!

編輯: 意楊

相關熱詞: 母親 陪伴 尊重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